中市府多管齐下优化停车及转乘服务

林佳龙盼运用智慧交通达成人本、安全及绿色愿景台中市人口持续成长,市府交通局透过「机车停车先供给后管理

2020-06-15技术评论

351浏览

《思想坦克》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


《思想坦克》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

本文作者为叶国豪,原文标题: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7 月 21 日(星期日)深夜发生的元朗恐怖袭击案,有疑似乡事势力与黑社会暴徒在元朗地铁站周边无差别的袭击市民,造成至少 45 人受伤。

事件吸引了包括美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与台湾等地的主要传媒与政要表示关切与谴责,爱尔兰甚至对香港发出罕见的旅游警示。然而整个事件疑点重重,一方面显示我们对香港新界地区的政治了解有限;另一方面流言与阴谋论四起,将牵动反《条犯条例》修订运动的走向。

香港是都市化极高的国际城市,自七十年代起住房与人口逐渐由港岛与九龙地区向新界发展,元朗、屯门、天水围等地(简称「元屯天」)更是吸引了大量的年轻家庭与基层新移民。元朗位于新界西北,至今整个区约有 64 万人口,元朗也是香港贫穷率较高的地区,根据 2018 年的《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显示贫穷人口佔该区 22.6%,在 18 个区中排名第六。

现代化并没有根绝传统乡绅势力的延续与发展,新界原居民与非原居民更是香港政治一条不明显却又充满张力的界线,新界的乡郊政治往往让一般香港人雾里看花、不甚了解(也并不关心),今年六月乡议局举行四年一次的主席副主席换届选举,刘业强在没有竞争之下自动连任当选,延续他父亲刘皇发自 1980 年开启长达近四十年的「新界王」霸业。

唯有了解新界的政经发展,才能更明白包括黑社会、乡绅势力、警察、甚至中联办在元朗恐袭案中的可能角色。恐袭案当日有以下疑点让人质疑:

    首先,警方在「七二一」当日因应示威游行的布署主要集中在港岛的湾仔警察总部、金钟政府总部周边等地,然而对西环的中联办却没有布防与戒备,让示威者得以轻易包围,最后演变成深夜以催泪弹并开枪弹压驱散群众。此举甚至令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亦感到莫名其妙,认为难以常理作出解释。其次,在警方抽调新界警力支援港岛游行的秩序维持时,至迟在当日下午六时前已经有网路疯传元朗晚间将有事件发生,警察的情报部门不可能不知道,却显然误判而没有做出回应,显示警务处与新界警方之间的联繫与协调出现问题,甚至未必掌握现场情况。第三,「新界王」刘业强否认事先知情,并且立即表示反对暴力。对一场动员数百人统一身着白衣、手繫红布为记,持藤条与铁枝事先经过大街张扬的攻击行动表示不知情,实在让人起疑。刘业强与当日涉嫌以「保家卫族」名义鼓吹与支持暴力行为的立法会(新界西)议员何君尧撇清关係,除了回应民愤以自保更有可能涉及新界政治竞争的考量。第四,中联办究竟有没有涉及恐袭案?指控敏感而充满争议。何君尧被称为「西环契仔」正是蔑称其如乾儿子般受到中联办的扶持,何在 2016 年当选议员时更直言要多谢中联办支持,足证其关係之密切,以及中联办积极介入新界选举与政治。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指中联办早在 7 月 11 日乡事委员会活动上即呼吁不要让示威者到元朗「生事」;新界西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近日更直指中联办扮演恐袭案的上线,质疑其为背后指挥。
    第五,特首林郑月娥究竟还能否有效管治香港?她是否如部分论者所言刻意升高对抗的局势(包括「七一」立法会被占事件、「七一四」沙田新城市广场警民严重冲突等)以谋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在 7 月 22 日所召开的记者会上,林郑似乎无法掌握与协调政府各部门的运作,特别是她使警队陷入示威者与政府之间成为磨心更饱受争议。林郑月娥与新界乡绅势力因为土地利益问题关係错综複杂,关係时好时坏,现在元朗黑社会暴冲究竟目的为何,令人猜度。

    《思想坦克》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

元朗恐袭案影响深远,与北京关注当晚示威者包围中联办汙损国徽、冲击「一国两制」底线不同(事件引发反送中运动以来第二次开枪镇压),香港本地传媒与民众更关切恐袭案的后续发展,转移了冲击中联办的效应。北京的进一步动作需要考虑能力、意愿、时机以及代价四方面。

目前解放军处于高度戒备的状况,没有人会怀疑北京有能力介入香港的抗争运动,但是相信只是作为可能性极低的最后选项;在意愿上,全国人大常委会也不会轻易依据《基本法》第 18 条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同时难以想像特区政府会依据《驻军法》第三章 14 条请求驻港解放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因为「八九六四」以来香港人对解放军有非常敏感的情绪,驻港解放军也长期维持低调的姿态。

最主要的考量可能是代价,对内解放军介入将带来金融市场的负面信号,严重影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对外,不论是中美贸易战或者是一带一路的策略(香港作为重要的节点)都会因而受到负面冲击。

然而对暴力的不安与恐惧瀰漫整个城市,不同政治立场民众之间的对立甚至憎恨快速升温。有意见认为示威者应该「见好就收」,避免民心转向甚至是悲剧的清场,但是香港的现实可能是民心并没有转向,而且示威者并不认为他们已经争取到具体的运动成果。警察显然已经失去对社会秩序的有效控制,民众对警察的信任也几近崩溃,整个香港像一个压力锅,市民情绪压力极大,对心理健康戕害至深,令人担心自杀行为将有可能增加。

元朗恐袭案极可能是一场有组织而「操作过头」的暴力事件,原本只在「教训」部分特定示威人士,不在取命,然而情势不受控反而冲击元朗与新界的政治生态。原本政府有意配合立法会休会将整个反《条犯条例》修订运动拖延至九月开学后,以减少学生与市民参与并争取时间换取空间迴旋,元朗恐袭案后短期已经看不到抗争终结的可能性。

《思想坦克》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

在特首林郑月娥的要求下,目前警方已经逮捕至少 11 名具有黑社会背景的嫌疑人士 (「七二一」当日暴徒无一人被捕),然而这一种「交差式」的逮捕行动无法清除新界「警黑合作」的严重指控,也无法解答上述五项「血色之谜」。已经有市民决定在 7 月 27 日(星期六)发动「光复元朗」行动,提出包括「抗议政权无能、谴责警黑勾结」等口号,较为激进的示威者强调「自救、救香港」,进一步流血对抗迫在眉睫。

《思想坦克》围绕香港白衣黑帮的血色之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