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骷髅刺绣霓虹亮彩腕錶BIG BANG BRODERIE

    「美丽的事物总是引领潮流时尚,无论是艺术创作或是专业製錶。Hublo宇舶錶将工艺与技

2020-07-29技术评论

245浏览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5

Episode 15 不思议骑士

父母留了这间咖啡厅给他经营后,

到处游山玩水去了。

像这样开店前的早晨,

阳光从白色蕾丝窗帘中透进来的时刻,

是我们把彼此当作早午餐享用的美好时光。

他的父母应该有着强迫症吧,

白色的家俱、白色的厨房、白色的餐具,

连身为店员的我,都得穿着一身白色的制服,

还好他们的儿子并没有遗传这样的性格,

店面二楼的房间,

有着我们自己的小天地,

贴满重金属乐团海报的墙面,

随意丢在床上、椅背上的内衣裤,

还有我们身上能够拼成一个完整图案的刺青,

都是她那位洁癖妈妈不大能够容忍的纷乱。

不过他们的儿子喜欢的我要紧,

尤其现在的我浏海乱乱的,

在他身上驰骋着,

从他在我体内的肿胀可以感受到他有多幺喜欢。

他兴奋地咬着下嘴唇的表情真可爱,

两手食指也没忘了挑弄我的乳头,

每拨弄一次,我的花心就像背开启了收缩的开关一样,

不断地将体内的汁液挤出来。

而一旦这个开关被开启,

我就会咬紧牙根展开我高超的骑术。

身为大学街舞社的社长,

我的臀部能够在一秒间震动五到六下,

而且能维繫腰际悬空的姿势长达十分钟,

一般江湖上俗称「电动马达」,

而应用在我的男友身上,

则被他称之为「不可思议的骑士」。

我的臀部停在半空中,

只让他那弟兄的前端五公分被我包覆着,

前后晃动六秒,

左右摇动六秒,

再来个随机的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

这时候他已经只能紧抓着我的膝盖苦撑。

还好他有了交往三个月的磨练,

每三、四次才会有一次禁不住的洩精。

今天的他一样皱着眉头,

但是耐力状况是不错的,竟然能够撑过我连续五波的攻势。

我自己控制着进出的角度,

琢磨着自己想要的路径,

再这样下去,恐怕今天我要比他先投降。

索性我一次吞吐到底,

让嫩臀与他的大腿撞击出规律的声响,

这样的姿势能够让我有余力做出更多的攻击,

尤其低头对他的耳窝、乳头展开舌头的挑逗,

他的闷吟,立刻转为急促的喘息。

「啊…...要射了!!!!!」

听到他哀嚎求救的几秒内,

我又将臀部抬高,施展不可思议的骑术,

他抓住我大腿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妳这个动作真的很像果汁机啊….」

我很得意他这幺形容,也颇有成就感。

他仰头长吟着,不知道是得到快感还是被折磨,

总之是喜欢的。

「我还没唷.....但是我想自己来....」

当我讲说想要自己来,这件事情是有「标準作业程序」的。

我仰躺床缘,双腿张开到最大极限,

右手抚摸着核心,

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的前两个指节轮流进出着花心,

而我的头部超出了床界,

让站在床边的他把自己塞满了我的口腔,

我自己的体液夹杂他迸射后残留的余味,

从咽喉蔓延到鼻息,

由于仰着头,

呼吸受阻碍的窒息感让下腹部的快感更加强烈,

即将抵达天堂的那一刻,

我用力地吸允着,

也许有着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吧!

刚结束一次的他竟然变得更强硬,

更卖力地进出我张不太大的嘴。

然后我一声闷哼,

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时震动了耳膜,

我的双手紧紧按压着整个花丛,

享受着高潮难以言喻的痛快。

我已经获得了爽快,

虽然他还挺着,我还是没有心情继续服侍他,

我很佩服高潮后还能有心情帮男人搞出来的女人,

我到了以后是完全不想再碰对方的阳具的。

一般来说是这样没错,

但是下午陪着他参加咖啡厅对面的一场纪念音乐会时,

却又让我莫名升起情慾。

我看到了焦儿的父母也出席了,

在现场生还者与罹难者家属一片哀凄气氛中,

焦儿的母亲对我点头笑了笑,

我想她是为了上个月到他们家拜访时,

焦儿把我的风花雪月毫无保留全说给她妈妈听的关係吧!

焦儿的母亲提醒一下她身旁的丈夫我也在现场,

这位皮肤黝黑、带着深深的酒涡与笑纹的前元首,

给了我一个充满慈祥的笑容。

突然间,我的下腹部升起一股暖流,

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眼角更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亲爱的,这里好悲伤,我们回去吧!」我撒娇地说着。

「嗯嗯,回去我手沖杯咖啡给妳!」

我拉着他裤子的口袋摇摇头:

「不,不要咖啡!我忽然很想做!我们赶快回房间吧!」

男友惊讶的斜眼看着我,

难得我今天想要一到再到。

我看着那位密友的父亲、前元首的背影,

心中异样的感觉持续了好几天。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延伸阅读】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相关文章